增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增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傀儡皇帝溥仪在东京审判中撒了什么谎

发布时间:2020-12-25 07:27:53 阅读: 来源:增压泵厂家

傀儡皇帝:溥仪在东京审判中撒了什么谎?

导读:作为末代皇帝,溥仪是有苦说不出。不仅自己的皇位是个幌子,自己就是一个傀儡,受他人操纵。在东京审判中,溥仪一样没有自己的话语权,说了一些自己不情愿的谎话。那在这次审判中,他究竟说了哪些谎话,我们一起去看一下。

65年前的11月12日,东京审判结束,长达1231页的判决书用了9天才宣读完这只是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的宣判,他们当中的七个被判处绞刑。在东京审判中,最轰动的一幕出现在1946年8月16日,因为一个特殊证人的出场,这一天被称作划时代的日子。这个人,就是中国末代皇帝、日本扶持的傀儡伪满洲国皇帝溥仪。

网络配图

皇帝、废帝、寓公、傀儡、俘虏、囚犯、普通公民溥仪的一生扮演过太多的角色,站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证人席上时,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证人。作为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直接见证人,溥仪连续出庭八天,创造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两年庭审单人作证的纪录。他为法庭提供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扶植伪满洲国最有力的证人证言,情绪激动时甚至拍案控诉,却也同时惴惴于自己当年不光彩的角色,隐瞒了部分事实,开脱着自己的罪责。八天的证人经历,浓缩了这位末代皇帝多面人生中的复杂纠葛。

关键证人我生在北京,名字叫溥仪,本来是满洲姓,爱新觉罗溥仪。在证人席上坐定,这位中国男子用标准的北京口音做了自我介绍。中国的末代皇帝、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就这样出现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证人席上。日本最负盛名的报纸《朝日新闻》这样形容这一天之于东京审判的意义一个划时代的日子。溥仪将在8月16日出庭的消息其实早已传扬出去。这一天法庭的上座率远远高于往常。曾经定价几百日元的旁听券被炒出了数倍的高价,前排的贵宾席平时稀疏冷落,现在却满满当当。

与那些抱着好奇心态争睹中国末代皇帝真容的旁听者不同,被告席上的诸多甲级战犯,特别是与溥仪有着直接关系的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梅津美治郎等人,对溥仪的出现大感惊惧。曾经被他们操纵在股掌之中的牵线木偶,现在是他们被控罪行的最直接证人。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将他们送上断头台。在溥仪的叙述中,这几个人的名字不断出现着。美籍检察长季楠指了一下被告席,向溥仪问道:你所说的那个板垣上校,就是坐在被告席上的那个板垣吗?

网络配图

溥仪迅速瞥了一眼应声说:是。有媒体这样记述板垣的反应:在法庭聆听之板垣,闻提渠之名,骤现不安之状。不断以其颤抖之手指,触弄渠之耳机下之电线,当溥仪谓渠运用威胁时,渠之面部因憎惧而变其形象,嘴之两角,向下表示鄙夷之神情,渠一度瞥视在场之听众后,立即伪作未见,若无其事然。证人席上的溥仪,其实内心也不平静。直到乘飞机从苏联到日本的途中,他还在惴惴不安地揣测,自己不是去作证,而是被送回中国受审。

根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记载,溥仪给自己设计了这样的开场白:我继位之后的第三年,1911年,国内发生了革命,一个伟大的人物孙中山先生领导国民党,推翻了腐败的清政府,这是一次非常进步的运动一个被推翻了的前朝皇帝,称孙中山是伟大的人物,用腐败一词形容自家王朝,说中国革命是非常进步的运动,这一切都成为当年报纸上的奇闻。不过,这样的自我剖白对审判并没有价值,法庭的评价仅有一句离题太远。负责询问的检察长季楠立刻抛出了关键的问题,你退位后为什么要离开天津去满洲?溥仪是如何出关的,直接关系到伪满洲国是如何成立的。

在溥仪的口中,这是胁迫和绑架下的行为:(九一八事变后)当时在天津相继发生了种种奇怪和危险的事情。有一天,有人借中国人的名义,送来一筐水果。打开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炸弹。不久,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官香椎浩平将军来了,他说在天津住很危险,劝我到旅顺去。实际是强制前往,我不得已才去的。

溥仪是这样解释自己的转变的,我是真心想拒绝的。然而,一则有板垣用武力威胁,二则有我的顾问们以生命危险为理由劝我答应,三则因我已处在旅顺也就被日本握在手中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一旦拒绝日本势必杀我灭口。实在因为不得已,我屈服了。19日,溥仪第二次上庭刚刚到场,季楠检察长便提到了1932年的李顿调查团。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后没多久,国联便派人前去东北调查九一八事变后形成的满洲问题,当时,溥仪并没有做出任何针对日本人的指控。

网络配图

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员沈燕告诉记者,日本人始终防备着溥仪与调查团成员的单独会面,先是拒绝让溥仪自己去调查团下榻的宾馆,后又在李顿等人来到执政府的时候,让关东军参谋长桥本虎之郎与板垣征四郎在旁监视,溥仪一旦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其后果可想而知。

调查团离开后不久,作为帝室御用挂(日本官名,意为宫廷秘书)的吉冈安直便被调到了溥仪身边,名为随侍,实为监视,溥仪后来回忆,我出巡、接见宾客、训示臣民、举杯祝酒,以至点头微笑,都要在吉冈指挥下行事。我能见什么人,不能见什么人,见了说什么话,以及出席什么会,会上讲什么,等等,概听他的吩咐。

在日本人严密的监视下,哪怕知道实情的溥仪又敢说什么。这实则是东京审判。但是里面依然有着不属实的地方。不过这也不能怪罪于溥仪,对于没有实权的他来说,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山西省肾盂积水医院

山东省包虫病医院

广西舌生芒刺医院

宁夏晶状体源性青光眼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