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增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宝能系举牌深振业新一轮并购战揭幕

发布时间:2021-10-14 19:10:54 阅读: 来源:增压泵厂家

宝能系举牌深振业 新一轮并购战揭幕

宝能系举牌深振业 新一轮并购战揭幕 更新时间:2010-8-1 0:07:55   每经记者 马宇飞 朱秀伟

伴随A股的强劲反弹,久违的产业资本举牌上市公司行为卷土重来。深圳系资金及个股再度成为打响举牌第一枪的主角——“宝能系”举牌深振业A。更为惊心动魄的是,举牌双方谁也不愿意束手就擒,业已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每日经济新闻》发现,根据A股历史上几次主要的举牌潮来看,举牌往往发生在熊末牛初的时期,因此当前市场是否又到了由熊转牛的时刻,值得高度重视;而“宝能系”的举牌可能引发新一轮的举牌潮。为此本报还为大家总结出选股的标准,以及8只最可能发生举牌事件的个股。

举牌再现

全流通时代举牌第一案白热化 三大结局猜想

随着深圳国资局强势反击的展开,围绕深振业A的举牌大战愈演愈烈。

7月30日,深振业A披露公告称,公司现第一大股东深圳国资局及其一致行动人,于7月26日~29日购入公司股票3793.37万股达到5%的举牌线。国资局对深振业A的合计持股比例由此猛然上升至27.06%,再度拉开了与“宝能系”的距离。

面对国资局“进攻式”的主动防御,“宝能系”是选择继续通过二级市场抢筹夺取控股权还是就此罢手呢?而又是否会有新的竞争者出现呢?而这场被称为“全流通时代最激烈的举牌大战”最终结局又将如何呢?

结局一:国资局击退“宝能系”

按照目前双方的持股比例来看,这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局。

数据显示,经过本周疯狂增持后,截至7月29日收盘,深圳国资局持有深振业A1.49亿股,占深振业A总股本的19.53%;由国资局控股的深长城控股持有深振业A2521.01万股,占深振业A总股本的3.31%;国资局的一致行动人—深圳远致公司持有深振业A3211.66万股,占深振业A总股本的4.22%。

三者合计持有深振业A2.06亿股,占深振业A总股本的27.06%。

而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深圳国资局也明确表示,增持深振业A股票是基于自身战略需要而作出的巩固控股权的投资行为,未来12个月内不会处置已拥有的股份,且还将视情况决定是否继续增持深振业A的股票。

另外,截至7月27日,“宝能系”旗下的深圳钜盛华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银通投资合计持有深振业A5587.61万,占其总股本的7.34%。深圳一位资深私募人士表示,从持股比例上看,“宝能系”要想在短时间内超越深圳国资局并非易事,国资局成功守住控股地位的几率很大。

结局二:“宝能系”夺位成功

不过,资本市场向来变化无常。

资料显示,姚振华兄弟掌控的“宝能系”此前刚以3.5亿元的不菲价格获得ST宝诚1190.41万股,占其总股本的18.86%,一举成为第一大股东。其实力不可小觑。

从公开信息可知,“宝能系”是一家涵盖物流业、高科技产业、文化创意产业以及房地产业的大型民营集团,旗下的宝能地产在深圳后海开发的宝能太谷城地段优越,建面约达43万平米。

该资本系的实际控制人姚振华更先后任广东省总商会副会长、广东省第十届政协常委、广东省连锁经营协会副会长、深圳市企业联合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尽管声称举牌深振业A是基于资产配置的商业行为,但坊间传闻,“宝能系”对深振业A较为优质的地产项目十分看好,不排除通过二级市场收购的可能。

不过,对于“宝能系‘而言,如果再度挑起股权大战,深振业的股价势必大涨,无疑将大幅提升其并购成本。

结局三:第三者插足

前述私募人士认为,经过举牌大战后,市场对于深振业A的资产质量有了更深的认识,不排除其他有意者横刀夺爱的可能性。

“比如深国商就是这样,此前茂业系通过二级市场收购已逼近大股东,但随后大股东股权发生变更,同是深圳地产公司的皇庭国际半路杀出劫走了深国商。”该私募人士称。

而上海某券商投行并购部副总则认为,新进入者不一定是冲着控股权而来,也可能是一个“搅局者”。他表示,如果深圳国资局和 “宝能系”均一心想要争夺控股权,那么第三方自然可以待价而沽,谁的出价高就帮谁。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最终结局悬念丛生,但举牌大战一旦再度爆发,深振业A势必还将迎来一波炒作,喜欢投机的资金不妨关注。

深度分析

举牌潮或将再起

从1993年宝安举牌延中实业第一例算起,到最近“宝能系”举牌深振业A,A股历史上共有近120次举牌案例。统计发现其中举牌背后,有不少规律和共性,比如举牌常常发生在熊市末期中;深圳的产业资本最为活跃多次挑起举牌“战火”,且眼光常常十分独到,比如2008年年底,茂业系举牌深国商、商业城;“宝安系”举牌羚锐制药、深鸿基等等。

那么对比历史,举牌到底都发生在怎么样市场环境中?举牌对市场又有何启迪?此次深振业A被产业资本增持并且引发股权争夺战,背后是否会在A股引发“举牌潮”?对此《每日经济新闻》展开了调查。

举牌潮常发生在熊市末期

今年以来,随着大盘持续走低,A股出现一股增持潮,包括大股东、高管在内,纷纷选择增持,特别是7月份,增持现象出现井喷。到7月12日,增持量就已超过了6月份,产业资本积极入市,表明其认可目前股价水平,而宝能系举牌深振业A正是在如此背景下诞生。而且《每日经济新闻》统计发现,A股历史上的几次举牌潮,正是发生在产业资本积极增持,市场整体偏弱势的背景下的。

最早的较为集中的一次举牌潮发生在2005年年底,当时银泰系通过二级市场买入以及协议受让法人股等方式,连续买入百大集团、鄂武商A;除此之外,还有金鹰集团举牌南京新百;江苏雨润举牌南京中商。众所周知,2005年年底当时的点位为1200点,正是大熊市的尾声,大牛市开启的前夜。

第二次大规模举牌潮出现在2008年下半年,这也是距今最近的一次,同样也最具参考意义。最早举牌是茂业集团的中兆投资,其举牌对象是渤海物流,从2008年8月开始,中兆投资一直在二级市场买入渤海物流。随后,茂业系又在短时间内,举牌商业城、深国商。

紧接着,A股市场上的老牌资本玩家宝安系,又开始疯狂的举牌之路,先是宝安控股的马应龙在2008年9月10日至10月17日,以4.14元~6.20元的价格购入了羚锐制药1003万股,占总股本的5%;持有广济药业的股份也一度逼近5%的红线。在2008年11月首度出手增持后,宝安用上市公司中国宝安名义举牌深鸿基,到2009年年中,宝安成为深鸿基第一大股东,并且成功入驻董事会。紧接着,中国宝安大股东,同属于宝安系的富安控股,有增兵海南椰岛,截至2010年一季度,其持股数量仅比第一大股东少几十万股,成为第一大股东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从2007年最高6124点,到2008年10月1664点见底,上证指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跌幅超过70%,而A股史上最大规模的举牌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举牌或将扩散

总结起来看,A股两次规模较大的增持潮,均出现在熊市末期,牛市启动前夜。此次宝能系举牌深振业A,上证指数处在2500点附近,同样是在短期内经历急跌后所发生的。那么能否延续产业资本精准抄底的传统,A股是否见底值得投资者关注。

“产业资本对宏观经济的实际情况,以及行业景气程度,无疑比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更加了解,所以产业资本抄底二级市场,我认为是具备极为重要的指向意义的,这些信号值得投资者关注。”深圳私募人士、太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王亮昨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指出。

同时王亮指出,从以往经验来看,举牌往往不会是个案出现,如果产业资本认可目前市场,不排除会有增持潮产生,特别是一些严重低估的板块或个股,这对于二级市场无疑是好事。

此外,梳理以往A股举牌潮可以发现,来自深圳的产业资本最为活跃,开启A股举牌先例的是18年前的深圳宝安,2008年年底举牌次数最积极的“茂业系”、“宝安系”也全部来自深圳,此次举牌的深振业A的宝能系,也同样来自深圳本地。

据华泰联合统计,从历史举牌的案例来看,被举牌公司所处最多的行业,分别是零售、房地产、建筑材料等。但举牌、被举牌的公司往往同属一个行业,比如宝安和深鸿基都是从事地产业务的,茂业跟商业城、深国商等也均有商业零售的业务。

选股标准

看四大特征 寻找下一个“深振业”

短短10个交易日,被“宝能系”举牌的深振业A股价从5.6元飙升至8.93元,涨幅高达60%,毫无疑问成为两市最为抢眼个股,举牌股所产业巨大赚钱效应吸引了诸多资金去寻找下一只“深振业A”。

“深振业A被宝能系恶意收购事件,我们判断可能引发深圳国资系统对上市公司控股权的反思,目前深圳国资委旗下几家地产公司只剩下深天健和沙河股份还质地最优良,且没有被什么问题困扰。其他的比如深长城常年面临大股东和二股东的控制权之争,公司发展无法推进;深振业A短期面临恶意收购,国资系统有想法也无法落实,那么未来国资可能会加强对深天健、沙河股份的扶持,增强对该公司的控股权和控制力。”深圳某知名私募向记者分析了深天健、沙河股份走强的逻辑。上述私募同时指出,未来深圳本地股中,拥有国资背景的公司值得投资者关注。但除了深圳本地股以外,更多的举牌概念股也值得关注。

具体来看,不论是刚刚被举牌的深振业A,还是之前被举牌的深鸿基、海南椰岛,这些被举牌的个股还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股权分散,特别是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低;二是公司质地优良、资产质量不错。从估值角度看,被“举牌”公司当时的大股东平均持股比例为22%,PB均值为3.43。

此外,从成本因素考虑,股本较小、股价相对较低的上市公司更容易遭遇举牌。特别是一些股价在10元以下、总股本小于10亿股的公司都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举牌标的。

延伸阅读

A股举牌第一案1993年“宝延大战”

1993年9月13日,深宝安旗下宝安上海、宝安华东保健品公司和深圳龙岗宝灵电子灯饰公司在二级市场上悄悄收购延中实业的股票。9月29日,上述3家公司已经分别持有延中实业 4.56%、4.52%和1.657%的股份,合计持有10.6%。由此,延中实业的股票价格从9月13日的8.83元涨至12.05元。

9月30日,宝安继续增持延中实业的股票,持股比例达到15.98%。至此宝安才发布举牌公告宣称持有延中5%以上的股票,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情况下,向延中实业公开宣战。这是1993年国庆节的前夕。

国庆节的3天假期,对于延中实业管理层来说度日如年。总经理秦国梁懊悔不已,为什么自己在学习《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时,竟会把第四章“跳过去”了呢?

就在国庆期间,秦国梁没有闲着,他试图全力保住延中实业不被易帜。延中实业找到施罗德集团香港宝源投资作顾问,希望实行反收购。但延中的反收购之路走得非常艰难,收购资金就是一大问题,几家兄弟公司的资助只是杯水车薪;而到10月22日宝安已经持有延中19.8%的股票。同时,双方在各自智囊团的支持下通过新闻媒体开展唇舌之战。延中实业也将宝安的违规操作上报证监会,希望能得到支持。

就在 “宝延之争”愈演愈烈之时,其他老八股的管理层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但另一方面却又被购并的“进步势力”吓住了,结果一致得出“这是件好事情但要办好”的结论。

最后在证监会的协调下,“宝延风波”才得以平息。1993年10月22日,证监会肯定宝安购入延中股票是市场行为,持股有效;但对宝安信息披露不及时处以100万元罚款。至此,宝安得以顺利进入延中。

1993年的“宝延事件”,深圳宝安集团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延中股票达19.8%,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由此开辟了中国证券市场收购与兼并的先河。

治疗白癜风医院地址电话

广安不孕检查费用

沈阳肠道医院